青豆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资讯].证券业2019年报启示录投行持续向好蓄力资本中介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青豆财经网

证券业2019年报启示录:投行持续向好蓄力资本中介

证券业正在迈向新的发展阶段。

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已有不少于31家A股券商相继发布2019年年报。

整体来看,多数券商在2019年实现了可观的业绩增长。这一方面与2019年全年A股市场持续回暖带动交投的复苏有关,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注册制改革趋势下,头部券商攫取到了更多的承销业务红利。

在业内人士看来,伴随着行业致力于打造航母级头部机构的溯源,加之监管层对券商实施的分类管理,证券业的马太效应将进一步强化,而部分头部券商的资本中介业务可能将形成更加明显的竞争力。

行业全面复苏

与2018年风险中的惨淡收成相比,2019年是证券行业丰收的一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后发现,已披露年报的31家券商合计营业收入达到3390.14亿元,合计归母公司净利润达954.20亿元,每股收益的平均同比增长率达到了119.57%。

在业内人士看来,2019年二级市场活跃度的提高,是促成全年行业业绩快速复苏的主要原因。

“主要还是2019年迎来了一轮相对意义上的小牛市,无论是交投活跃度、两融水位,还是资产管理规模,都比2018年更加乐观。”一家中字头券商经纪业务负责人表示,“同时2018年全年行业不太景气,所以反衬出2019年的复苏趋势。”

2019年确实表现出了更高的市场活跃度。数据显示,万得全A2019年当年累计上涨达33.02%,合计成交额达126.04万亿元,较2018年的89.64亿元增长超过40%;融资盘方面,沪深两融余额也从年初的7563.73亿元上涨至年底的10192.8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券商来自资管方面的收入占比正在持续增大。例如广发证券当年实现资管业务收入64.54亿元,占收入比例达28.30%,该比例比其自营、投行两条业务收入的总和还多;再如中银证券,其资管业务贡献了7.47亿元的收入, 占比亦达其收入的25.69%。

“一些券商的大集合正在不断进行公募化转型,而券商在二级市场管理方面也有着一定的经验,对公司的熟悉程度也比较高,加上渠道优势,能够比较快涉入到公募产品中。”一家AMC系券商资管人士表示,“随着公募行业整体的体量扩容,券商资管条线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头部ROE突出

在行业快速回暖的背后,是头部券商与中小券商间马太效应的进一步加剧。

中信、海通、国泰君安是行业内的归母净利润的前三大券商,其净利润分别达112.29亿元、95.23亿元、90.02亿元,仅此三家头部券商利润的加总,就相当于排名后23家券商之和。

而在全行业利润复苏的背景下,绝大部分券商的ROE也直线回升。统计显示,31家A股券商的ROE均为正值,受到市场回暖因素影响,部分中小券商的ROE回血速度更快,其中国海、光大、第一创业的ROE分别同比增长了5.5倍、4.7倍和3.1倍。

“中小券商ROE的恢复快主要和2018年行业不景气带来的低基数效应有关。”前述经济业务负责人称,“这类券商对于经纪等传统业务的依赖度更高,所以受到周期影响更加明显。”

与此对应的是,行业内的高ROE代表仍然集中在头部机构。其中中信建投、招商、国信三家券商ROE水平排名行业前三。

事实上,券商股的加权ROE与其资产负债率直接相关,例如ROE达到了11.51%的中信建投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超过80%,系已披露年报的31家A股券商中的最高水平;无独有偶,H股上市的中金公司2019年的负债率更是达到了83.4%,其加权ROE也达到了9.6%,为近三年来的最高水平。

“较高的负债率背后,往往体现了券商更高的资本运作效率,即在单位净资本的情况下是否合理做大了资产,并且通过资产获得了更高的收益。”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分析师表示,“从这个角度看,头部券商的ROE将更加稳定,抗周期能力也将更强。”

在体量排名上,龙头机构也体现出了更加明显的规模优势。

从年报来看,完成对广州证券并表后的中信证券仍然是行业难以撼动的“龙头”。数据显示,中信证券截至2019年底的总资产已接近8000亿元,达7917.22亿元,较总资产排名第二位的海通证券多1549.28亿元,仅这一差值,就比华安、中银、红塔三家券商资产规模之和还多;而在2018年,中信与海通之间的规模差值仅为785.09亿元。

资产规模紧随其后的是华泰证券与国泰君安,两家券商的总资产规模分别达至5621.81亿元和5593.14亿元。

“头部券商会不断扩容,同时会看到更多的行业内的兼并整合,我们认为五年之内就有可能看到万亿资产体量的证券公司,同时其盈利水平也会更强。”上述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届时一些头部券商可能在同业市场中将具有与股份制银行相匹敌的体量,而证券业在金融市场中的地位也将会随之提高。”

投行与资本中介

在不少券商看来,投行业务仍将是未来数年重要的发展机会。

事实上,部分券商的投行业务收入占比正在达到比肩经纪业务的水平,以ROE较高的中信建投为例,其2019年投行收入为36.75亿元,占比达26.84%,较经纪业务的占比差距仅为3.01个百分点。

“中信建投的经纪业务本身也是比较广且全的,但在科创板等因素下,2019年的投行业务占比较为突出。”一位接近中信建投人士指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发现,不少券商在投行业务展望时表示,要抓住注册制机会,大力开展投行业务。

招商证券就表示,要继续抢抓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机遇,积极捕捉新三板精选层蕴含的业务机会,加大力度拓展优质IPO项目;华泰证券也表示,前瞻布局科技创新领域,充分把握开设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机遇,以专业能力与美誉度,为优质企业尤其是科技创新企业和实体经济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有针对性、创新性的解决方案。

“科创板给头部券商带来了一波红利,随后展开的新三板精选层、创业板制度,也将对证券板块带来持续利好,与科创板不同的是,精选层等中小微企业的进一步证券化趋势,将给中小券商的投行业务带来亮相的空间和机会。”上海一家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资本中介业务则被视为头部券商的下一个增长点。在业内人士看来,头部券商规模效应以及盈利能力最终需要靠资本中介业务得以体现。

“利用资本金开展与之相关的资金、证券融出、做市等业务,是券商积极参与到市场中的重要趋势。”西南一家上市券商风控人士表示,“在分类监管的情况下,一些不符合综合类认定的中小券商业务可能会外流给头部机构,同时加上场内外品种的进一步创新,资本中介业务具有比较大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有关资本利用的政策利好近期也在向头部券商释放。日前,中金、招商、中信、华泰、中信建投、国泰君安6家券商被证监会纳入首批并表监管范围。由此,六家券商的母公司风险资本准备计算系数由0.7调降至0.5,表内外资产总额计算系数由1降至0.7;同时持续监测试点机构已建立风控体系运行及合并风控指标信息的有效性。

“这些举措进一步抬高了头部券商的杠杆水平,让他们有更多的资金可以参与到资本中介业务当中,相当于打开了ROE提升的空间,未来3-5年乃至更长时间,资本中介将成为头部券商最重要的赛道。”上述非银金融分析师称。

小平米装修样板间

济南装修二手房

上海哪个家装公司好

房子重新装修